“新闻编辑室的故事”的一些教训

原标题:《编辑部的故事》的几点教训

去年,我看到一个非常流行的片段,叫做“哥叔30年前给我们上了一课”。里面有很多金句,都出自《编辑部的故事》系列。其实这部剧很早就上映了,片尾写在1991年11月,这部剧我想说的太多了。

1991年发行的时候不记得了,最早应该是1992年或者1993年看到的。说实话,那时我还小,里面充斥着太多我看不懂的抽象成语。剧情对我来说也太陌生了。几个人在不同的编辑部里跑来跑去,攒钱办派对,小演员们只好黑着脸说自己来自大非洲——很莫名其妙。但我们会观察大人们的反应,他们都觉得很好看,所以我们也觉得这是一部“魔幻剧”。

这十年多来,这部剧我整整看了七八遍,可能不止这些,有的剧集看了十几遍。当然,我对它投入了很多感情,我的理解也在不断地被刷新。

让我简单介绍一下节目。该剧由北京电视艺术中心于1989年11月策划。当时,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正在拍摄一部名为《欲望》的电视剧。拍摄已经进行到一半,还没有上映。发布后反响非常好。在座的你们可以回去问问你们的长辈。

在拍摄的过程中,北京电视艺术中心觉得这部剧可以火,所以想再拍一部。也是关于老百姓的,只是空间被移植到了一个编辑部。主要要求实际上是低成本和快速生产。在那之前的一年,也就是1988年,《西游记》第25集刚刚满播。 《西游记》是一部成本高、规模大、人物多、地点多的作品。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承受不了这么高的成本和周期,只能发挥自己的优势,搞定位为室内剧的《欲望》。

几位策划人坐在一起,快速设定好几位主角的人物。当时还没有人设立这样的提法,即人物的经历和性格。老编辑刘书友一生谨小慎微,具有劳动人民的极致节俭。牛夫人,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老妇人,心地善良,心地善良,率直。她一直在为宣传和斗争而努力。她是把刊物当作幌子的人。于得利头脑非常灵活,善于与外界接触。他对如何赚钱,如何发展市场经济充满了思考。

余德利和他的两个年轻同事李东宝和葛玲经常一起编造牛大姐,拿牛大姐开玩笑。至于李东宝和葛玲,他们是角色最多的两个人,在工作中容易发脾气。可以说,他们对牛姐的战斗观无时无刻不在不屑一顾。两人经常一起尝试新事物,关注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现在可以算是微创新了。

很多场景,或者说眼睛,都放在了李东宝这个角色身上,所以葛在片中可以说出这么多金句。以前很喜欢李东宝这个人品,现在更佩服老陈主编了。我不能说我更佩服他,但我发现了一些我以前不了解的他的亮点。

终生在体制内工作的老陈,刚刚遇到市场经济,出版要自负盈亏,不知道怎么办。他也有创新的心,但没有创新的力量。但他知道两点。首先,他必须稳定自己的基本面。其次,他必须利用更多的年轻人来延长他所负责的出版物的寿命。第一集(和第二集)体现了老陈的特点。

从剧一开始,刊物就没有了,也就无法生存了。老陈也去报刊亭打听他的刊物卖得怎么样。答案很差。唯一非常热心的读者是买回来给孩子们包书皮。他自然很冷。

下面的人呢?老二虽然没有创新,但是他们懂得看情况,所以开始操作,看他们怎么接手。年轻人,我已经开始在人才市场找工作了——我不能在这里活到退休,我得考虑我的未来。如果求职不顺利,最后的办法就是继续在这里工作,能掌权就掌权,不能掌权就自己动手。

这时候,老陈露出了一种坚定的意志。他先是说要交班,但并没有向大家明确表态。他只是分别给几个人暗示了一下,让他们觉得可以接手。比如他跟刘树友说,你是老同志了,以后一定要多给年轻人出点子,多检查。他对李东宝说:有说有笑。我离开后,你必须更加努力。

这种话语,前进可以理解为更加信任对方,后退只是一种期待,并不是正式的承诺。老陈当了一辈子的经纪人,有着丰富的政治经验和口才经验。他对这套说话技巧非常熟练。他也看到了,自己的威望还是这里最高的,这是大家的共识。但如果他们退后一步,他们就会互相不满,单位就会发生动荡。所以最后,老陈还是选择了停留一段时间。

让我深有感触的是其中一集,叫做《胖子的烦恼》。一开始,杂志社社长来到编辑部。杂志也是一个比较大的组织,往往有多个刊物,而这份刊物《世界指南》只是其中之一。据说社长是主编的领导,平时来的人也不多。

总统正在为自助餐厅的一位厨师讲话。怎么了?这是食堂的厨师。因为他很胖,所以总有一些关于他的传闻,说他利用职务之便偷食物。许久之后,他再也忍不住了,想要换个位置。社里没有别的办法,就想在编辑部安排一些杂务,算是编辑工作吧。

社长与编辑部的人进行了交谈。我认为这次谈话在单位中凝聚了一种精髓。不能直接开始,要一步一个脚印,中间要绕,有弯路,总要有人说不顺眼的话——当然,这个要交给小姑娘葛玲.

这是一个单元内的语言生态系统。该单元的特点是稳定性相对较高,这意味着您必须长时间与一群人一起工作。另外,效率不是第一位的。这两点意味着关系很重要。工作上的事情要在滋润、无声的状态下完成。最好的状态是:以聊天开始,以聊天结束。中台或中后台才是真正的业务。

还有一点,介入谈生意的时机也很重要。听说抽雪茄的人把雪茄分成三段,中间段越来越好。 (单位内)聊天工作也要放在中间,让人不觉得突兀,向真实意图的过渡要顺畅。中途有闲聊,有说笑,有甩包袱,显大气。要控制 90% 的进度,请将工作放下,然后非常短暂地关闭它。

当我回想起这次谈话时,这只是一种艺术技巧。你以为单位里的人在谈论那里的工作,但他们实际上是在写文章。不能像现在的公司一样,来了就随便说说,转身就走,什么意思?你还在谈恋爱吗?这不是一种愉快和快乐(单位)的工作方式。经常写文章的人一看就知道这不是文章,只是一堆素材而已。

然而,其实《编辑部的故事》的主要内容并不是编辑部的事情。编辑部的工作,说实话,很无聊,都是文书工作,没有故事。这部剧的主要工作是介入社会生活,更多的工作其实是做人民的调解员。有少女在自己的想象中变成了第三者,想要自杀,就要阻止她们。主人家有个小保姆背着客人当了舅舅,要去帮没用的主人发泄怒火。萝卜大丰收后,还要自愿帮农民卸车——这也是1990年代的特点。经常动员居民做一些义务劳动,有时还参加义务宣传。

我们年轻的时候参加过很多。有这样的宣传车,现在我们忘记了我们在宣传什么。卡车上写着一些标语。有一次我们提前准备了一些口号,写在旗帜上,把旗帜挂在棍子上。我不知道棍子是从哪里来的。它一直在家里。它非常光滑,由竹子制成。戴红旗就好了。同学还说是狗棍,我听了有点不高兴。

这部剧突出了密集的对白,演员的台词强悍,表演很到位,但没有什么演技让我特别印象深刻。当然,这也不是遗憾,只能说是由该剧的特点决定的。节奏比较慢,已经不是这个时代的习惯了。也建议大家有空可以看看90年代初期文艺作品的代表人物,也可以看看单位里的语言艺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编辑:

最新列表

2022世界杯竞猜app-星智园

本网站文章仅供交流学习,不作为商用,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