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造刑侦剧“增量”? |对话《刑》总制片人季道清

原标题:如何打造刑侦剧“增量”? |对话《刑》总制片人季道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易鱼观察(ID:yiyuguancha),文/王心怡。

一圈圈香,挂着54张扑克牌,一把大伞落在赵家祠堂里,阳光洒下。

随着《惩戒》成员的完结,那些关于谁是王、谁是伞、谁是卧底的猜想终于有了答案,两代公安干警扫黑除恶的故事来到尾声。

毫无疑问,持续攀升至过万的平台人气值和在多个数据平台中排名第一的市场份额证明,在古偶盘活话剧市场后,《刑》以悬疑和刑侦为主。又是话剧市场的观剧体验,随着剧情的更新,关于伞和卧底的猜测,赵小生(程宇饰)与草莓熊、赵鹏翔(赵寻饰)、赵鹏展(夏侯斌饰)与无脑对比以及不开心的梗等,也说明《惩罚》已经成为多维度的话题中心。

这与《惩罚》的坚实剧本密不可分。

总制片人季道清把写《刑》剧本的过程比作盖房子。 2020年,邀请他合拍刑侦剧的当代时代董事长闫爱华担任监制;剧本导演张成功奠定了基础。 《惩罚》创造了三万多个人物关系和故事大纲;编剧刘红燕、丁良成、荀勋是画图建房的。他们挖掘典型案例,收集资料,听取公安部、平台、资本等方面的意见。剧本不断修改;导演田毅和易勇带了几位负责的剪辑师和文艺剪辑师来装修,每个场景都用了四个月的时间来丰富完善;球队的纪道清就是“承包人”。

2020年1月开始,集结团队每一位成员近两年所长所长的《惩罚》剧本诞生。

“这个剧本很难写,一是要保证专业性。”季道清告诉易语观察(ID:yiyuguancha):“第二,刑侦剧成功的作品太多了,我们在这些作品的背后创作,是不一样的。但是如何有一些独特的创作,创作或者创新,从创作文字到拍摄过程,是个大问题。”

这部耗时近两年打磨剧本的作品,历时18天会员续约,为刑侦剧的创作与创新提供了思路。

家庭犯罪、喜剧和“扑克牌”只是 Punishment 中众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关键词中的一小部分。

《惩罚》从罗明用手机录制视频,并实名举报当地赵小生的家人开始。一个相互交织的人物关系图和人物群像出现在观众面前,公安人员铲除赵家集团和赵家内讧两条线交织的叙事。

正是因为写了家庭犯罪,刑罚才会写群像。赵小生和赵家四兄弟一个接一个的出现。除了老二,赵鹏程(汪洋饰)、赵小生等赵家三兄弟早早亮出了反派底牌。

性格鲜明,甚至有点喜剧色彩的反派,是《惩罚》的新奇事物。

赵家老大赵鹏展面无表情,甚至有些阴沉,但听到阴谋失败,他拍了拍车窗发泄怒火;想要领养男孩,他经常跑去妇产科医院,这激怒了父亲赵小生,他们最终都抱怨:“不要总是去妇产科,现在整个长武已经蔓延,话说赵家老大有点变态,还特地给刚出生的男婴拍照。”

老三赵鹏翔是个心机人物,靠自己的“拳头”为家作贡献。他总是穿着制服但不寻常的西装出现。他坚信酸酸的女孩,为了生下赵家和孙子,坚持吃柠檬;他吃亏赵鹏超(杨佑宁饰),转头对老板叹了口气。我的腿被炸飞了,只剩下我的大脑。”等等,每一句话都能击中老板的弱点;他还擅长秒变脸,上一秒对赵鹏超说狠话,下一秒哭着跪下二、求饶,这样的场景在剧中上演过很多次。

“既然写的是家族犯罪,那就不是一个反派,而是一群人,既有家族,也有企业运营,这两个都逃不过。另外,写这些人物的时候,我们尽量不好玩也不好看。”季道清对易语观茶(ID:yiyuguancha)解释道,“这确实是从文字创作到二次创作,是我们刻意追求的。因为在刑侦剧中,反派特别容易被蒙面,所以我们修改了一个稿,演员自己,并试图将他们还原为‘人’。这一次,因为一些喜剧处理,不经意间,我们在这方面向前迈出了一小步。”

由此可见,饰演赵家“拳头”,拳头总是快于大脑的赵鹏翔,面对女儿丫丫时,依旧会在眼中写下柔情,即便是在得知这一点之后。丫丫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他还是会温柔的陪着她,听她弹琴。第40集,赵鹏超与常征(黄景瑜饰)近13分钟的对话中,也呈现了他的犯罪动机和心理……《刑罚》中的反派更有“人性”感。 “我认为让角色讲述他们犯罪的心理历程是有意义的,而不是仅仅展示一个坏人有多坏。在做刑事调查和犯罪剧时,我认为有必要澄清他为什么以及如何开始一步一步犯罪。道。姬道清补充道。

除了赵家的内讧之外,找到保护赵家数十年远离长武的保护伞,也是《刑罚》的一大看点。在剧中,这条线被想象成赵氏宗祠内悬挂的54张扑克牌,一张牌代表着由一个人组成的大伞。 “如果整部剧不同于以往的刑侦剧,有我们自己的东西,这是我特别满意的设定。”姬道清说道。

这种意象思想是在阅读过程中建立起来的。赵氏宗祠的场景是由地上的一栋高楼搭建而成。每把小伞就是一盘香,54盘香组合在一起,形成一把大伞。念书时,赵小生没有台词:“这里的人需要安宁。我把他们放在这里,每天给他们烧香,祈求他们平安。如果他们平安,赵家就不会倒下。” , 后来也是主创团队自然而然出现在这个场景中,聊着聊着。

“你可以在很多场景中说这句话,但是当你面对祠堂里的54支香和大伞时,说这句话的效果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我对这个场景很感兴趣。我很高兴,而且导演也很开心。最后证明了观众完全理解了这个非常寓言的表达方式。”

依旧是公安人员不畏艰难险阻,一个接一个地前行,铲除盘踞一边的犯罪团伙的故事。 《刑罚》采用新颖但接地气的焦点,更多立体的群像、细节、场景,以及更巧妙的设计等,在刑侦剧中迈出了重要一步。

上述意向得到了观众的积极反馈。

有些人沉迷于酣畅淋漓的节奏和好剧的不断反转;有些人细细品味其中的台词;有的人开始转身寻找前期埋下的伏笔;有人称赞“这部剧的女角色终于没了,是​​个‘工具人’”;有人称赞剧中没有滤镜带来的真实感……

但关于《惩罚》的讨论,显然已经超出了对剧情的评价。看到惊人的扑克牌后,关于雨伞和国王的猜测,以及谁是卧底的推论,开始出现在关于“惩罚”的讨论中。

赵小生与草莓熊相撞,赵家五兄弟也被戏称为“熊孩子”;不善心机的赵老三,和整天毫无武力值,一脸严肃的赵老三,都变成了“无脑”。和不快乐”的组合;甚至有网友写下对大结局的猜测:赵鹏远赴东北,隐姓埋名,当地人只知道他姓赵,来见他的人都称他为“四哥”。叫他赵四……表情包、评论等,构成了“惩罚”讨论中的又一色彩景观。

季道清也注意到了这些评论。 “我觉得很好,说明它引起了互动。作为一部刑侦剧,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引起这么多人的关注,是出乎意料的。”

然而,争议和质疑也存在。

赵鹏超从澳大利亚回到长武,毅然以文斗战胜赵鹏展,以武术战胜赵鹏翔,赢得赵小生的信任,全面接管赵氏集团。

同时,该剧的一方面是常征对赵家的调查屡屡受阻。闫国华(李幼斌饰)率领的秘密侦查组为了侦查深藏不露,甚至需要经常调动以免被发现。必须有长征调查组的明线保护。秘密调查组的卧底调查;反观赵家,却能在长武呆上几十年,还能维持着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两者相比,真实性和真实性也让一些观众产生了怀疑。

但随着故事的发展,他们都被一一解决了。

表面上看,长武特有的政商生态是打击犯罪必要且难的原因;在更深的层面上,它揭示了邪恶势力盘踞的根本原因。

事实上,正是因为地处“长武”这样一个人烟稀少、流动性不大的县城,赵家才有可能盘踞几十年。在一个几十万人口的县城,市中心只有几万活跃的人,半个小时就能走完一条繁华的街道。在这样一个狭小的地方,名门望族可以轻松地穿越宗族、血缘、婚姻、同学等紧密交织的关系。 ,编织一套廉价的“商政宗族网”。 “网”内鲜有主动突破,“网”外难以倒水、针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同样,赵鹏超在剧中的设定也是有原因的。

由于父母离异,赵鹏超年纪轻轻就被送往澳洲,远见卓识的赵小生计划也开始了。

一是赵鹏超在涉及非法事务时,不得参与国内赵家;其次,赵鹏程担任律师的前三起案件,都是赵小生在幕后支持和安排的,让他积累了人脉和经验,帮助他保留了权利。作为一名律师也让他找到了逃避法律的方法。剧中有一个非常讽刺的场景:赵鹏超召集赵氏集团员工举办法律讲座,为他们普及法律知识。这也是对赵鹏超的计划和动机的补充说明。

最重要的是,季道庆说:“中国警察网有一篇文章,我和编剧特别同意,就是说,越是狠心的罪犯,越能表现出犯罪的难处。警察和他们的牺牲精神。”

凭借持续的热度和领先的市场份额,《惩罚》在从情节本身到表情包的讨论后,迎来了大结局。深耕多年军事刑侦剧的季道清,也感受到了创作和观众的变化。

“无论是军旅还是刑侦剧,在中国都有非常强大的观众基础,涵盖了老中青三代人。做好内容本身,尊重创作规则,讲好故事老实说,还是会有最广泛的观众。观众。这样一来,我觉得是因为时代的发展,无论是科技的进步,还是大量的海外同类型剧的创作,国内的刑侦剧有了长足的进步,一些创新和尝试也很符合现在的年轻观众,尤其是网络观众,老一辈的观众可能会受到一点影响,但也是值得的,不可能迎合所有观众。”

将不常见的呈现对象撕开,保证剧情和人物的真实性、落地性和专业性,打造出一群有别于其他同类型剧的个性鲜明的人物,保持在线叙事节奏,”刑”站在剧本的坚实基石上,刑侦剧取得突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编辑:

最新列表

2022世界杯竞猜app-星智园

本网站文章仅供交流学习,不作为商用,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