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姐打破美国梦,移民难逃底层命运

原标题:冯姐打破美国梦,移民难逃底层命运

不知不觉中,“风姐”罗玉峰已经在美国生活了10年。

最近,消失了许久的凤姐突然开口了。面对镜头,她不像10年前那么张扬和狂暴,而是更加现实和悲伤。

她刚刚被纽约城市大学皇后学院录取,离美国梦越来越近了。按理说,她应该高调炫耀自己的成就,以证明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对的。

然而,凤姐却没有。十年在美国的生活,让她体会到了现实的艰辛。她说:“美国并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美,移民无法实现跨阶级。你在国内是什么州,你在美国是什么州。”

移民不是灵丹妙药。美国人注重公平竞争,他们不会要无能的人。

在中国的时候,她只有中学文凭,属于最底层。她曾梦想过一个伟大的美国,她的生活会立即改变。

美国人会欣赏她的才华,会有一个“常春藤名校”的毕业生踩着彩云嫁给她,直接拿到绿卡。

不幸的是,来到美国后,由于缺乏技能,冯姐只能做最基本的体力劳动——为美国人做足疗,每天工作长达12小时,收入3000美元。

她说:“有些人在美国还不如猪狗,觉得没面子就回中国,立场坚定。其实,我们在美国的生活不一定好比中国还多。”

好在凤姐实力很强。不管每天工作多累,她都坚持学习英语和阅读,最终考上了皇后学院。

虽然是一所普通的公立大学,但无论如何她的生活都在走上坡路,比那些生活在国外的人要好得多。

既然选择了美国,就必须接受美国的游戏规则。美国不是一个高福利国家。美国不养懒人。美国提倡公平竞争。你在家里不会被认出。如果你去美国,人们不会看不起你。

换句话说,有能力的人走到哪里都会做得很好,而没有能力的人在不同的环境中仍然是平庸的。

抱怨环境,不如改变自己。

一位移民美国的同学告诉我:美国非常适合有能力、愿意吃苦的底层,因为美国人不怎么谈感情,什么都看能力。

许多富人来到美国却发现很难适应,因为他们在美国有地位和尊重。一旦他们来到美国,没有人知道他们。这种差距让他们难以接受。

总之,如果你准备吃苦,你可以来美国打仗;如果只想来躺着吃福利,可以考虑欧洲国家。

凤姐虽然张扬自大,但她是一个诚实的人,愿意面对现实,努力改变自己的生活。

她毫不避讳做最低级的修脚,坦言:“我学历不高,长得也很丑。我可以给老外做足疗,但我真的做不到高……结束工作。”

这样的坦率与她在中国的高调和虚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中国,她声称“我从9岁开始读了很多书,20岁达到顶峰。我的智商在前300年和后300年无人能及。我主要研究人文类书籍。”以及诸如《老友记》和《故事俱乐部》之类的社会科学。”

如果你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要排在第一位?但对于出生在重庆农民家庭、没有学历、没有相貌、没有家庭背景的罗玉峰来说,网络炒作是她能够一夜爆红、翻身咸鱼的少数渠道之一。

想想现在几十万主播聚集在杭州和义乌,每天直播十五六个小时,在不超过20人的直播间努力带货。他们本质上和风姐没什么区别,都是想借助网络来突破底层的命运。

凤姐追求的是美国梦,她们追求的是中国梦。不肯付出,躺在床上,埋怨,说“宁可直,不求乐”,没有“歌”的经历,又怎能有“直”的结果呢?逻辑错误,本末倒置。

我有一个朋友去了法国12年。出国前,他来北京办签证,和我一起吃饭。他说:“我是搞艺术的,国内没有法国的环境。”

在巴黎,我的朋友硕士毕业后没能找到工作。为了维持生计,他每天打零工,带国内旅游团,邀请国内艺术家到巴黎举办展览。

生意好的时候,每月有四五千欧元的收入。生意不好的时候,一分钱都没有,靠老婆的工资维持。

“这就是艺术家的生活吗?”我朋友想了很多次。他真的很想向法国政府多交税,尽快拿到绿卡。不幸的是,不稳定的收入使他甚至没有资格纳税。

中国的父亲叫他:“如果你不好,就回来!我也老了,我需要你在我身边。”

我的朋友很惭愧。他从家人那里花费了超过200万元,在法国追梦。他清空了家人,浪费了时间。这次回国是否证明他走了很长的弯路?

他在年迈的父亲和悲惨的现实之间来回挣扎,患有中度抑郁症,完全丧失了工作能力,在家中接受了一年多的治疗。病愈后,他终于踏上了回国的飞机,却拒绝见父亲。

他说:“唉~我在中国的同学都结婚了,买了车买了房子。回来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一分钱都没挣,身份也没拿到……我没脸见我爸,还是先找个体面的工作吧。再见了他。”

公众人物的美国梦和罗玉峰的美国梦是两个梦。

公职人员大多出身豪门,受过高等教育,说出来的话多少有些权威,容易取信于人。去美国的人起码是中产阶级起步,而且做得很好,比如高晓松,在中国是精英,去美国就是精英。

精英眼中的美国和底层眼中的美国是两个世界。特朗普断言:“美国精英正在退化为想要代代相传财富和地位的婆罗门。”

1970年代,一个处于底层的普通美国人有80%的概率通过努力晋升为中产阶级,有12%的概率成为财富超过500万美元的精英。

现在呢?美国大学生一毕业就有几万美元的助学贷款,头七八年的工作还清贷款。学生贷款刚还完,购房贷款又来了,要20年、30年才能还清。

一生过去了。这怎么能让美国民众的心态失衡呢?中国越来越好,美国这20年倒退了。

特朗普的“药方”是大力振兴美国高科技产业,如新能源汽车、芯片、5G等,推动实体产业回归,为美国毕业生提供足够的高薪就业机会,而不是纽约的麦当劳。盘子,为华尔街资本家服务。一个年轻人没有未来的国家肯定是不稳定的。

到目前为止,美国的既得利益精英还没有弄清楚一个现实:特朗普不仅仅是一个人,他是一个象征,一种思潮,一种社会运动。

精英们的回应是派联邦调查局搜查特朗普及其朋友的家,试图将他关进监狱,掩盖不公正的现实。似乎没有特朗普,世界就会和平,美国会自动回归伟大。

特朗普代表着美国底层的美国梦,靠自己的双手努力致富的梦想。这个梦想,也是罗玉峰的梦想。她从千里之外来到美国。难道她只想一辈子做足疗师吗?

每月收入 3,000 美元,足以支付日常开支。罗玉峰考入纽约皇后学院。学费不低,3000块钱的薪水肯定不够,只能贷款。

鉴于美国目前的就业环境,她毕业后很难找到满意的工作,不得不还清额外的助学贷款。我对冯姐的未来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努力在当下,拒绝躺下,一起翻滚。当你在国内取得了成就,你就可以在任何一个国家取得成功,你不必反其道而行之,以环境为借口。

作者:姜作有安

编辑:

最新列表

2022世界杯竞猜app-星智园

本网站文章仅供交流学习,不作为商用,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网站地图